黑光網(wǎng) 首頁(yè) > 影樓資訊 > 熱點(diǎn)資訊 > 600億婚紗攝影市場(chǎng),互聯(lián)網(wǎng)的蠻荒地

600億婚紗攝影市場(chǎng),互聯(lián)網(wǎng)的蠻荒地

2022-04-14發(fā)布     轉載自:鈦媒體APP     作者:路世明     上傳用戶(hù):新視覺(jué)


  婚紗攝影作為一個(gè)婚慶的上游產(chǎn)業(yè),如今整體市場(chǎng)規模高達600億左右?;槎Y這個(gè)已經(jīng)擁有上千年歷史的古老行業(yè),也被視為互聯(lián)網(wǎng)最難以滲透的行業(yè)。

  行業(yè)亂象叢生,商家套路貫穿整個(gè)過(guò)程,這使得婚攝行業(yè)整體競爭力在不斷走低。同時(shí),這也是一個(gè)非常典型“大而散”的市場(chǎng),在國內發(fā)展三十年來(lái),依舊沒(méi)有特別突出的品牌,也沒(méi)有哪一家能夠站出來(lái)通過(guò)整合并購,將蛋糕做大。

  當然,也有嘗試過(guò)的品牌,比如憑借洗腦廣告在市場(chǎng)凸顯的鉑爵旅拍??上н@種形式的轉變,并未讓行業(yè)現狀得到改善。畢竟作為一個(gè)注重線(xiàn)下服務(wù)的市場(chǎng),互聯(lián)網(wǎng)的滲透能力太過(guò)有限。

  對婚慶的需求,大部分的情況下,新人會(huì )選擇“熟人生意”。對大部分人來(lái)講,好也一次,壞也一次,幾乎沒(méi)有復購一說(shuō)。因此,對婚慶行業(yè)內的相關(guān)企業(yè)來(lái)講,也很難做用戶(hù)運營(yíng)??靠诒?,靠熟人介紹,成了行業(yè)的基本現狀。

  **互聯(lián)網(wǎng)三十幾年,這個(gè)600億的剛需市場(chǎng),卻成了難以滲透的蠻荒地。

  鏡頭下的亂象

  提起婚紗攝影,很多人想到的可能是“暴利”。

  事實(shí)也是如此,在婚紗攝影行業(yè),產(chǎn)攝不分離、整體收費沿襲已久,的確滋生了很多行業(yè)亂象。尤其是一些中小型的婚攝企業(yè),在除了本身就具有的盈利項目,一些隱性消費也占到了獲利的大頭。



  “比如選服裝,很多影樓會(huì )將服裝分為免費區、加價(jià)區、VIP區等,其中免費區服裝款式少、質(zhì)地差,其它區服裝好看,但又往往不在套餐內,客戶(hù)想要拍,必須得加錢(qián)。再比如,很多婚紗攝影機構也不提供拍攝底片(或只提供部分),只提供少量精修片,想要全部拍攝底片或更多的精修片,又得額外加錢(qián)等等?!币晃唤趧倓偱倪^(guò)婚紗照的新人向鋅財經(jīng)表示。

  另外鋅財經(jīng)了解到,某些影樓還會(huì )在初期拍照時(shí)故意增加一點(diǎn)瑕疵,并利用消費者怕扯皮的心理,誘導消費者選擇更好的攝影師,因為不同等級的攝影師價(jià)位不同,等級越高,技術(shù)越好,同時(shí)價(jià)位也越高。這無(wú)疑是變相增加消費。

  而在拍攝階段,新人化妝用的安瓶、睫毛等一次性物品大多數影樓是不允許自帶的,相當于強制消費者購買(mǎi)影樓高價(jià)的產(chǎn)品。如果是外景拍攝,更是影樓薅羊毛的好時(shí)機。

  這位新人表示:“出去拍的時(shí)候,東西都拿上車(chē)了,結果老板說(shuō)用店里的車(chē)子要另外付費500一天。到了景區后,門(mén)票錢(qián)也要我們掏,還有中午吃飯,攝影師、化妝師的外賣(mài)也是我們點(diǎn)的?!?/p>



  然而,即便拍攝環(huán)節完成后,影樓的套路也并未結束。

  在選片階段,商家又會(huì )增加許多二次銷(xiāo)售。想要帶走原始底片要加錢(qián),想要加厚相冊也得加錢(qián)。如果對相片不滿(mǎn)意想要再精修,仍然要加錢(qián)。一般情況下,新人會(huì )拍幾百張照片,最后90%的人會(huì )加購底片,加相冊,而且后期選片花費比套餐還貴的情況也不少見(jiàn)。

  諸如此類(lèi)套路,雖然成就了婚攝影樓“暴利”,但卻消磨整個(gè)行業(yè)的競爭力。

  作為一個(gè)門(mén)檻不高的行業(yè),婚攝市場(chǎng)經(jīng)過(guò)三十年的演變,如今國內中小型影樓高達幾十萬(wàn)家,市場(chǎng)形成極度分散的格局。在這樣的格局下,婚攝又是一個(gè)地域性極強的行業(yè),新人比較傾向就近原則。

  這樣的市場(chǎng)特點(diǎn),養活了大量中小型婚攝影樓,但也阻礙著(zhù)市場(chǎng)的整合與并購。

  旅拍也是套路滿(mǎn)滿(mǎn)

  結婚是人生中的大事,需要提前做好準備工作,而很多消費者尤其注重婚紗照拍攝,對于他們而言,要想找到合適的婚紗攝影店鋪,往往需要花費一定時(shí)間和精力。

  有趣的是,雖然婚紗是一個(gè)幾百億的市場(chǎng),但在這個(gè)市場(chǎng)上能叫上名的品牌卻寥寥無(wú)幾。

  傳統影樓由于存在很強的地域性,且同質(zhì)化非常嚴重,這種模式已經(jīng)難以滿(mǎn)足當下年輕人消費升級的需求。面臨產(chǎn)業(yè)發(fā)展瓶頸,如何以創(chuàng )新的形式讓婚紗照更個(gè)性、更便捷、突破地域限制,成為了行業(yè)從業(yè)者打破瓶頸的切入口,也是傳統企業(yè)能活下來(lái)的唯一法門(mén)。

  在互聯(lián)網(wǎng)背景下,鉑爵旅拍等旅拍品牌率先邁出了這一步。鉑爵旅拍所開(kāi)創(chuàng )的婚紗旅拍,則是將傳統的婚紗攝影與旅行結婚結合了起來(lái),通過(guò)大量線(xiàn)上、梯媒營(yíng)銷(xiāo),完成從傳統婚攝到“互聯(lián)網(wǎng)+婚紗照”的轉型升級。



  事實(shí)上,旅拍的確在一定程度上滿(mǎn)足了消費者的個(gè)性化需求。騰訊洞察數據顯示,在結婚人群中,90后及95后占比已突破一半,而他們更愿意展示真實(shí)、隨性的自己,不想再鉆進(jìn)傳統攝影棚,80%的95后選擇了“旅拍”、“街拍”。

  然而形式上的轉變,并沒(méi)有剔除“套路”,甚至旅拍的套路相比傳統影樓欺騙性更高。

  在黑貓投訴網(wǎng)站上,一位網(wǎng)友直接表示:“鉑爵旅拍涉嫌虛假宣傳,欺詐消費者?!?br/>
  據了解,該網(wǎng)友于2021年7月在淘寶以1000元定金拍下伯爵旅拍的婚紗照服務(wù),于2021年10月1日去鉑爵旅拍大連店拍攝婚紗照,套餐內容5726元。按合同內容,包含邊走邊拍,專(zhuān)業(yè)攝影師,化妝師,明星體驗課等內容。

  但在拍攝當天,與網(wǎng)友對接的是一個(gè)20歲左右的攝影師和看似未成年的助理。而所謂的明星體驗課只有短短五分鐘,只教了一個(gè)伸脖子和微笑。另外,網(wǎng)友前一天選場(chǎng)景包含了圣馬可廣場(chǎng)的鴿子,但因為鉑爵旅拍沒(méi)能安排好行程,到海邊時(shí)已經(jīng)是傍晚了,無(wú)法進(jìn)行良好拍攝。

  在沒(méi)有拍到喜歡的場(chǎng)景后,鉑爵旅拍方表示以?xún)染皬浹a,但相較于外景,內景的成本是非常低的,而且當天一直拍到了凌晨才結束。同時(shí),在拍攝期間,動(dòng)作單一、攝影師不專(zhuān)業(yè)、服務(wù)態(tài)度差等一連串的問(wèn)題,引起了網(wǎng)友的極大不滿(mǎn)。

  然而事情并沒(méi)有結束,到次日選片環(huán)節,鉑爵旅拍負責選片的員工拿出幾張精修圖和原片進(jìn)行對比,并表示有專(zhuān)業(yè)的團隊,有專(zhuān)門(mén)的人負責調色度、人像,背景......經(jīng)誘導,網(wǎng)友在原套餐的基礎上又加了31張照片精修,最終合同額為9226元。

  經(jīng)過(guò)漫長(cháng)的等待,精修后照片終于到了網(wǎng)友手中,但他表示:“質(zhì)地粗糙,衣服明顯看出是舊衣服,人物膚色暗黃,不忍直視。直接暴露了他們的專(zhuān)業(yè)水平不足的問(wèn)題,照片走形,毫無(wú)美感。這些服務(wù)完全不符合他們的價(jià)位......”



  被譽(yù)為產(chǎn)業(yè)升級典范的鉑爵旅拍沒(méi)能完成行業(yè)的整合并購,反而相比傳統影樓,在“套路”中越陷越深。

  其實(shí)不止是婚攝市場(chǎng),整個(gè)婚嫁產(chǎn)業(yè)中有不少的公司都在嘗試用互聯(lián)網(wǎng)思維解決行業(yè)問(wèn)題,但大多都聚焦在C端用戶(hù),而B(niǎo)端企業(yè),目前小有名氣的有婚禮紀、淘拍拍等。

  會(huì )有這樣的現象,根本原因在于行業(yè)服務(wù)的落地執行仍然嚴重依賴(lài)于人、依賴(lài)于線(xiàn)下,互聯(lián)網(wǎng)更多能夠發(fā)揮的只是“工具價(jià)值”。

  難以整合的市場(chǎng)

  婚攝市場(chǎng)從90年代進(jìn)入大陸以來(lái),經(jīng)過(guò)三十年的演變已經(jīng)形成了不小的市場(chǎng)規模。

  天眼查數據顯示,2021年國內有約230萬(wàn)家狀態(tài)為在業(yè)、存續、遷入、遷出的攝影照相相關(guān)企業(yè)。

  這樣一個(gè)“人氣興旺”的市場(chǎng),卻從2017年開(kāi)始,整個(gè)市場(chǎng)規模增速遠不如從前,到2023年預計為640億元,這背后還得益于客單價(jià)增長(cháng),實(shí)質(zhì)上客源已在減少。

  民政局數據顯示,2020年,結婚率降到5.8%,已經(jīng)是40年以來(lái)的最低值。國內2021年前三季度結婚588.6萬(wàn)對,較2019年同期下降124.5萬(wàn)對,下降17.5%。



  “整合”作為提升行業(yè)競爭力的一種手段,卻對這個(gè)行業(yè)的影響不大。


  一方面,婚紗攝影是一個(gè)分散度極高的市場(chǎng)。每個(gè)城市都有數以萬(wàn)計的婚攝行業(yè)從業(yè)者,每年都有大批的新增及死去的婚攝企業(yè),總體集中在中型規模發(fā)展階段和小型成長(cháng)階段。

  品牌連鎖經(jīng)營(yíng)模式和專(zhuān)業(yè)影樓是市場(chǎng)的領(lǐng)先者,具備品牌、資金等優(yōu)勢,而普通影樓主要采用低成本優(yōu)勢進(jìn)行競爭,小型的攝影工作室則主打服務(wù)優(yōu)勢、差異化。

  大型影樓的競爭實(shí)力比婚紗攝影工作室強,目前依然占領(lǐng)婚紗攝影行業(yè)中的主要地位。但大型影樓正處于一個(gè)發(fā)展相對緩慢或者是面臨瓶頸的階段;而婚紗攝影工作室則有相對較大的變化,說(shuō)明婚紗攝影工作室正在展現活力,有較大的成長(cháng)能力。

  另一方面,礙于婚攝本身就是一個(gè)側重于線(xiàn)下服務(wù)的市場(chǎng),互聯(lián)網(wǎng)的思維遲遲難以滲透,更不會(huì )發(fā)生快速做大后通過(guò)整合并購形成寡頭的互聯(lián)網(wǎng)典型打法。

  在產(chǎn)業(yè)沒(méi)有得到徹底的升級之前,婚紗攝影市場(chǎng)未來(lái)很長(cháng)一段時(shí)間內,將依舊維持現有的格局。

免責聲明: 本站部分內容、觀(guān)點(diǎn)、圖片、文字、視頻來(lái)自本站用戶(hù)上傳發(fā)布,如有侵犯到您的相關(guān)權益,請點(diǎn)擊《權利通知指引》,您可根據該指引發(fā)出權利通知書(shū),我們將根據中國法律法規和政府規范性文件立即審核并處理。
網(wǎng)友評論
發(fā)表
查看更多評論
  • 雷先生
    35歲
    運營(yíng)經(jīng)理/主管/店長(cháng)/總經(jīng)理
    1.5萬(wàn)-2萬(wàn)+提
    安先生
    34歲
    攝影總監/主管
    1.5萬(wàn)-2萬(wàn)+提
    小先生
    27歲
    攝影師
    1.3萬(wàn)-1.8萬(wàn)
    張先生
    31歲
    攝影總監/主管
    1.5萬(wàn)-2.2萬(wàn)+提
    薛女士
    25歲
    化妝師
    6千-1萬(wàn)
    K先生
    28歲
    攝影師
    1萬(wàn)-1.4萬(wàn)
    陳先生
    33歲
    修圖師/商業(yè)修圖
    3千-6千+提
    李先生
    26歲
    兒童攝影師
    3千-5千+提
專(zhuān)訪(fǎng)棲家兒童攝影創(chuàng  )始人
專(zhuān)訪(fǎng)棲家兒童攝影創(chuàng )始人
攝影的魅力,在于瞬間,在于真實(shí),更重要的則是在于感悟…
專(zhuān)訪(fǎng)修圖師阿星
專(zhuān)訪(fǎng)修圖師阿星
你看到美輪美奐的雜志封面,但你能想象它和原圖相差多遠么…
專(zhuān)訪(fǎng)兒童攝影師友十六
專(zhuān)訪(fǎng)兒童攝影師友十六
跟小孩子相處的時(shí)光總是過(guò)得飛快,在多年的拍攝過(guò)程中,友十六遇到過(guò)…
專(zhuān)訪(fǎng)修圖師蕭嵐
專(zhuān)訪(fǎng)修圖師蕭嵐
一個(gè)人對于自己的事業(yè)究竟可以熱愛(ài)到何種地步?修圖師蕭嵐用一句話(huà)便能完整詮釋…
專(zhuān)訪(fǎng)人像攝影修圖師杰子
專(zhuān)訪(fǎng)人像攝影修圖師杰子
做修圖能堅持下去是最難的,有多少人已經(jīng)下定決心,最終還是半途而廢了…
專(zhuān)訪(fǎng)攝影師王磊
專(zhuān)訪(fǎng)攝影師王磊
你有想過(guò)夢(mèng)想有多遠嗎?對于未來(lái),我們有著(zhù)各種各樣的構想,也有著(zhù)各式各樣…
專(zhuān)訪(fǎng)情訂奇緣團隊
專(zhuān)訪(fǎng)情訂奇緣團隊
情訂奇緣攝影團隊,成立于97年,到現在已經(jīng)20多年的一個(gè)綜合型、大型影樓…
專(zhuān)訪(fǎng)品尚修圖工作室創(chuàng  )始人
專(zhuān)訪(fǎng)品尚修圖工作室創(chuàng )始人
田興國老師一直說(shuō)他是一名草根修圖師,沒(méi)有閃亮的頭銜,沒(méi)有深厚的背景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