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光網(wǎng) 首頁(yè) > 影樓資訊 > 熱點(diǎn)資訊 > 9.9元的AI芭比寫(xiě)真,會(huì )搶走攝影師的飯碗?

9.9元的AI芭比寫(xiě)真,會(huì )搶走攝影師的飯碗?

2023-08-15發(fā)布     轉載自:公眾號:鋅刻度     作者:黎炫岐     上傳用戶(hù):大觸不修圖

  當電影《芭比》票房一路飆升,“芭比AI寫(xiě)真”成為了近日最火的“周邊”。

  幾乎一夜之間,在各大社交媒體平臺,不少人曬出自己的“芭比寫(xiě)真”。無(wú)論日常生活照中的你本人是什么膚色和發(fā)色,也無(wú)論你身穿什么,只需上傳至一款名為“45AI”的小程序,花9.9元即可收到屬于你本人的金發(fā)芭比寫(xiě)真——發(fā)型多為金色大波浪或是長(cháng)直發(fā)、清一色的大眼高鼻梁、從頭飾到服飾則是經(jīng)典芭比粉。



  盡管伴隨著(zhù)越來(lái)越多用戶(hù)涌入,排隊的時(shí)間甚至從幾小時(shí)延長(cháng)至兩三天,仍有不少網(wǎng)友期待著(zhù)AI攝影師“筆”下的自己。


  事實(shí)上,在“45AI”火起來(lái)之前,另一款名為“妙鴨相機”的AI寫(xiě)真小程序早已憑借“9.9元+21張照片,就可以獲得一個(gè)數字分身和一套AI寫(xiě)真”的模式引發(fā)關(guān)注。

  不過(guò),在短時(shí)間內爆紅的“AI寫(xiě)真”很快也因為用戶(hù)隱私、退款問(wèn)題等一系列問(wèn)題身陷質(zhì)疑。這很難不讓人聯(lián)想到此前的AI換臉軟件ZAO,在迅速刷屏網(wǎng)絡(luò )后,如今早已被大眾遺忘……

  涌入AI小程序,排隊當“芭比”

  在和閨蜜看完電影《芭比》后,大學(xué)生靜怡很快在社交媒體上刷到了網(wǎng)友們各式各樣的芭比穿搭,以及金發(fā)碧眼的芭比寫(xiě)真。前者是看電影時(shí)的dress code,大家會(huì )選擇粉色的服飾或者配飾,而后者則是由AI小程序按照模板生成的寫(xiě)真。

  “第一反應確實(shí)是眼前一亮,畢竟最近這部電影很火,里面的芭比形象也非常深入人心,看見(jiàn)別人發(fā)布的芭比寫(xiě)真,當然也想跟風(fēng)試試?!膘o怡和閨蜜迅速從網(wǎng)友們的分享貼中“順藤摸瓜”找到了這款名為“45AI”的小程序,并按照步驟,選擇了“芭比”模板,再上傳了9張清晰的正臉和側臉照,支付9.9元后,便開(kāi)始等待出片。

  為了生成的寫(xiě)照既好看又能更像本人,靜怡還做了不少攻略,在選擇照片時(shí)精挑細選,“因為看大家的芭比寫(xiě)真都特別好看,所以也很期待自己的芭比造型?!?br/>
  在靜怡看來(lái),AI寫(xiě)真能迅速讓她下單有兩大原因,“一是因為社交媒體的熱度,二則是確實(shí)很方便又便宜,不用大費周章地去攝影工作室做妝造換衣服就能有寫(xiě)真,何樂(lè )而不為?”

  正如靜怡所說(shuō),“芭比AI寫(xiě)真”在社交媒體迅速掀起熱潮。鋅刻度留意到,在微博上,不少美妝或穿搭博主都發(fā)布過(guò)自己的芭比AI寫(xiě)真,而#ai芭比#這一話(huà)題下則有近40萬(wàn)的閱讀量。

  在小紅書(shū)上,與“芭比寫(xiě)真”相關(guān)的筆記則已經(jīng)多達2萬(wàn)余篇,且多以“我也有芭比寫(xiě)真了”、“女孩想要的不只是一張照片,還有自己”、“9.9元解鎖AI芭比寫(xiě)真,太美了”等作為筆記標題。

  這些筆記中,盡管也有不少網(wǎng)友分享相關(guān)的免費AI 寫(xiě)真軟件或是P圖教程,但大部分筆記都提到9.9元的“45AI”,且有不少網(wǎng)友“分享邀請碼”或“求邀請碼”。

  據鋅刻度了解,“45AI”的邀請碼機制為“用戶(hù)購買(mǎi)一次寫(xiě)真生成,即可將自己的邀請碼分享給3個(gè)好友,收到邀請碼的朋友可免費獲得一套寫(xiě)真”。于是,“邀請碼分享”也成為了助推AI寫(xiě)真走紅的一環(huán)。



  芭比寫(xiě)真排隊太久,“45AI”官方發(fā)布聲明

  不過(guò),從7月22日開(kāi)始,“45AI”就先后在公眾號多次“致歉”,并表示“暫停接受新訂單”。7月25日,“45AI”再度發(fā)文表示,因流量激增,小程序出現故障,目前仍在對服務(wù)器進(jìn)行維護和搶修。目前,“45AI”小程序后臺已經(jīng)暫時(shí)關(guān)閉新訂單下單功能,所有下單渠道(包括邀請碼)均已不接受新訂單,已下單用戶(hù)按照下單順序出圖。

  爭議聲起,一時(shí)還難搶攝影師生意

  早在7月20日,“45AI”官方公眾號發(fā)布首篇文章時(shí)曾介紹道,“我們是一款以AI驅動(dòng)的,隨叫隨到出圖超快,點(diǎn)子還特別多的全新寫(xiě)真工具”,表示“用5%的成本做到95分的精修寫(xiě)真”,并直接叫板攝影師稱(chēng),“寫(xiě)真需要場(chǎng)景,更需要攝影師全力配合,成年人不做選擇全都要,但在一組拍攝里滿(mǎn)足所有要求,攝影師是真做不到啊?!?br/>
  與此同時(shí),另一款于7月17日上線(xiàn),且迅速在社交平臺走紅的AI寫(xiě)真小程序“妙鴨相機”也直接將成片效果對標了海馬體、天真藍等連鎖攝影機構。而后者的一套寫(xiě)真價(jià)格至少是前者的十倍。

  但風(fēng)頭正勁的“AI攝影師”真的能夠搶走真人攝影師們的生意嗎?

  事實(shí)上,在“芭比AI寫(xiě)真”火起來(lái)的短短幾天內,爭議已隨之而來(lái)。最初傳出的“吐槽”聚焦于用戶(hù)體驗,不少用戶(hù)表示排隊時(shí)間過(guò)長(cháng)或是邀請碼無(wú)法使用,也有網(wǎng)友對其生成的寫(xiě)真并不滿(mǎn)意,其中就包括靜怡。

  “因為我們用得早,沒(méi)怎么排隊,從上傳到收到寫(xiě)真大概等了三個(gè)小時(shí),但收到照片真的覺(jué)得不值?!弊岇o怡最不滿(mǎn)意的一點(diǎn)是,“這套寫(xiě)真和我本人可以說(shuō)是沒(méi)啥關(guān)系,從千篇一律的金發(fā)到立體五官,實(shí)在是太不像我了,根本不好意思分享到朋友圈?!?br/>
  在小紅書(shū)上,也有不少類(lèi)似的“翻車(chē)帖”,比如“美是很美,但和我沒(méi)什么關(guān)系”、“等了一天半,期待芭比照,結果不能說(shuō)毫無(wú)關(guān)系,真是離譜到感覺(jué)是隨便給我發(fā)的陌生人的照片”、“耗時(shí)15小時(shí),出來(lái)效果很奇怪”……


小紅書(shū)上的“翻車(chē)”寫(xiě)真


  “攝影師的工作沒(méi)有大家想象中那么簡(jiǎn)單?!币呀?jīng)當了5年個(gè)人攝影師的曲藝告訴鋅刻度,“AI寫(xiě)真目前的情況,還不足以威脅到我們。很多人以為拍寫(xiě)真的關(guān)鍵僅僅是拍攝和修圖,實(shí)際上有很重要的一環(huán)是溝通,一是拍攝前得通過(guò)溝通明確客人的消費需求,二是在拍攝過(guò)程中溝通引導客人呈現出最好最自然的狀態(tài)?!?br/>
  在曲藝看來(lái),“目前的AI寫(xiě)真小程序與其說(shuō)更像攝影師,不如說(shuō)像修圖師,但按照同一套模板修圖,也很容易千人一面?!?/b>

  不過(guò),相較于排隊時(shí)長(cháng)和成片效果等問(wèn)題,用戶(hù)隱私等個(gè)人權益問(wèn)題更是引發(fā)了不少關(guān)注?!侗本┩韴蟆反饲霸趫蟮乐芯驮岬接新蓭熤赋?,作為軟件制作人和發(fā)布人,應當、充分提醒軟件用戶(hù),上傳的照片可能會(huì )因網(wǎng)絡(luò )攻擊或者計算機病毒及木馬程序而導致信息泄露。

  而此前就有用戶(hù)發(fā)現,妙鴨相機在用戶(hù)服務(wù)協(xié)議的“4.1.4授權許可”中寫(xiě)道:“您特此授予我方在全世界(包括元宇宙等虛擬空間)范圍內享有永久的、不可撤銷(xiāo)的、可轉讓的、可轉授權的、免費的和非獨家的許可,使得我方可以任何形式、任何媒體或技術(shù)(無(wú)論現在已知或以后開(kāi)發(fā))使用您的內容。此處我方的‘使用’是指使用、托管、存儲、修改、交流、發(fā)布或任何我方認為合適的使用方式。在您通過(guò)本服務(wù)向我方平臺提交您的上傳內容之前,您將確保您有必要的權利來(lái)授予我方許可?!贝硕螀f(xié)議內容被指頗為“霸道”。

  對此,妙鴨相機運營(yíng)團隊在微博很快回應,表示原協(xié)議內容有誤,且于7月20日更新了部分條款,現用戶(hù)協(xié)議更正為“您所上傳的照片將僅用于本服務(wù)使用,我們僅提供圖像處理服務(wù),不會(huì )提取識別信息,不會(huì )用于識別用途,服務(wù)完成后,系統將自動(dòng)刪除上述信息,不予留存”。

  而7月24日,“45AI寫(xiě)真”官方也發(fā)布公告稱(chēng),關(guān)注到AI相關(guān)違法犯罪新聞,新上線(xiàn)了用戶(hù)刪除檔案功能,刪除后平臺不會(huì )保留任何個(gè)人信息,也不會(huì )用于任何未經(jīng)本人授權的其他用途。


  一夜火爆的AI應用,來(lái)去匆匆


  如果回溯近兩年來(lái)曾走紅過(guò)的AI應用,則不難發(fā)現,這條賽道似乎不缺爆款項目,但往往在一夜走紅后就迅速銷(xiāo)聲匿跡。

  以曾在2019年掀起熱潮的AI換臉應用軟件“ZAO”為例,“ZAO”此前憑借“僅需一張照片,出演天下好戲”口號刷屏朋友圈。只需要用戶(hù)提供照片,就可以把多部經(jīng)典影視劇主角的臉改頭換面,這吸引了不少人下載使用。

  然而緊接著(zhù),“ZAO”對于用戶(hù)人臉照片“完全免費、不可撤銷(xiāo)、永久、可轉授權和可再許可的權利”的用戶(hù)協(xié)議,引發(fā)的對于隱私安全的擔憂(yōu)和質(zhì)疑聲撲面而來(lái)。一天后,“ZAO”被微信屏蔽分享鏈接,提示理由為“網(wǎng)頁(yè)存在安全風(fēng)險,被多人投訴?!睆乃⑵恋劫|(zhì)疑,不超過(guò)24小時(shí),從朋友圈爆紅到被微信封殺,“ZAO”也只度過(guò)了短暫的三天時(shí)間。

  此后,工信部官方網(wǎng)站也發(fā)布消息稱(chēng),針對“ZAO”App用戶(hù)隱私協(xié)議不規范,存在數據泄露風(fēng)險等網(wǎng)絡(luò )數據安全問(wèn)題,工業(yè)和信息化部網(wǎng)絡(luò )安全管理局對其背后的北京陌陌科技有限公司相關(guān)負責人進(jìn)行了問(wèn)詢(xún)約談。

  時(shí)隔四年,再回看“ZAO”,熱度曇花一現,如今已無(wú)人問(wèn)津。


圖源:小紅書(shū)


  而如今,盡管兩款熱門(mén)“AI寫(xiě)真”小程序均發(fā)布了新公告,“靜怡們”也難再做回頭客。


  在社交媒體平臺,就有不少網(wǎng)友被勸退,“別再做AI芭比圖了,叫醒一個(gè)是一個(gè)……玩得不亦樂(lè )乎,現在細思極恐?!?br/>
  “說(shuō)實(shí)話(huà)還是有些后怕的,畢竟一次性就要上傳十多張私人照片,成片效果也一般,第一次用更多是跟風(fēng),以后應該不會(huì )再用了?!膘o怡稱(chēng)。

  或許,在A(yíng)I應用的痼疾解決之前,“妙鴨相機們”很快就會(huì )走上“ZAO”的舊路。

免責聲明: 本站部分內容、觀(guān)點(diǎn)、圖片、文字、視頻來(lái)自本站用戶(hù)上傳發(fā)布,如有侵犯到您的相關(guān)權益,請點(diǎn)擊《權利通知指引》,您可根據該指引發(fā)出權利通知書(shū),我們將根據中國法律法規和政府規范性文件立即審核并處理。
網(wǎng)友評論
發(fā)表
查看更多評論
  • 雷先生
    35歲
    運營(yíng)經(jīng)理/主管/店長(cháng)/總經(jīng)理
    1.5萬(wàn)-2萬(wàn)+提
    安先生
    34歲
    攝影總監/主管
    1.5萬(wàn)-2萬(wàn)+提
    小先生
    27歲
    攝影師
    1.3萬(wàn)-1.8萬(wàn)
    張先生
    31歲
    攝影總監/主管
    1.5萬(wàn)-2.2萬(wàn)+提
    薛女士
    25歲
    化妝師
    6千-1萬(wàn)
    K先生
    28歲
    攝影師
    1萬(wàn)-1.4萬(wàn)
    陳先生
    33歲
    修圖師/商業(yè)修圖
    3千-6千+提
    李先生
    26歲
    兒童攝影師
    3千-5千+提
專(zhuān)訪(fǎng)棲家兒童攝影創(chuàng  )始人
專(zhuān)訪(fǎng)棲家兒童攝影創(chuàng )始人
攝影的魅力,在于瞬間,在于真實(shí),更重要的則是在于感悟…
專(zhuān)訪(fǎng)修圖師阿星
專(zhuān)訪(fǎng)修圖師阿星
你看到美輪美奐的雜志封面,但你能想象它和原圖相差多遠么…
專(zhuān)訪(fǎng)兒童攝影師友十六
專(zhuān)訪(fǎng)兒童攝影師友十六
跟小孩子相處的時(shí)光總是過(guò)得飛快,在多年的拍攝過(guò)程中,友十六遇到過(guò)…
專(zhuān)訪(fǎng)修圖師蕭嵐
專(zhuān)訪(fǎng)修圖師蕭嵐
一個(gè)人對于自己的事業(yè)究竟可以熱愛(ài)到何種地步?修圖師蕭嵐用一句話(huà)便能完整詮釋…
專(zhuān)訪(fǎng)人像攝影修圖師杰子
專(zhuān)訪(fǎng)人像攝影修圖師杰子
做修圖能堅持下去是最難的,有多少人已經(jīng)下定決心,最終還是半途而廢了…
專(zhuān)訪(fǎng)攝影師王磊
專(zhuān)訪(fǎng)攝影師王磊
你有想過(guò)夢(mèng)想有多遠嗎?對于未來(lái),我們有著(zhù)各種各樣的構想,也有著(zhù)各式各樣…
專(zhuān)訪(fǎng)情訂奇緣團隊
專(zhuān)訪(fǎng)情訂奇緣團隊
情訂奇緣攝影團隊,成立于97年,到現在已經(jīng)20多年的一個(gè)綜合型、大型影樓…
專(zhuān)訪(fǎng)品尚修圖工作室創(chuàng  )始人
專(zhuān)訪(fǎng)品尚修圖工作室創(chuàng )始人
田興國老師一直說(shuō)他是一名草根修圖師,沒(méi)有閃亮的頭銜,沒(méi)有深厚的背景…